蔡崇隆老師 紀錄片製作 文件 吳米森訪談大綱-初版
作者: 傅榆 (05-30 00:03)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吳米森 紀錄片導演訪談計畫                                   by張安捷

 

個人→自我定位

◆ 可以簡單介紹一下家庭背景嗎?

 

◆ 就現在的您而言,對於「影像創作」有什麼定義?

 

◆ 從19歲進入「好鏡頭」電影製作公司、廣告公司等接觸影像時期談起,直

   到服完兵役後紐約兩間學校的學習歷程、回台灣擔任廣告導演及各種短期工   

   ……這些經驗對於現在從事影像工作有什麼啟發與影響?

 

    創作風格或路線是如何演進與變化的?是否和學生時代尋找叛逆出口的實驗作品有關?

 

◆ 曾說過:「這年頭還有什麼可算實驗!」是否可以就實驗、創意與美學,說說

   您作品內容與形式的內涵。另外,對於一般人認為您的作品有廣告、MTV

   的元素或手法存在;普遍影評又常以迷幻、超現實等評論看待您的電影,關

   於這些您有什麼看法?

 

創作論述→真實與虛構

▲ 曾經提到:「真實---電影的唯一信仰」;能否跟我們談談劇情片與紀錄片兩者

   間的曖昧與真實和非真的辨證關係。

 

    在主動與被動的創作過程中,對於一個問題思考態度相同的前提下,如何在

   製作面取得平衡。更進一步來講,鏡頭剝削本質下,導演的位置又該哪裡。

 

▲ 對於傳統紀錄片所堅守的社會使命與社會意識,或是拍攝過程中道德意識的

   自覺,又是怎麼看待?

 

▲ 題材與呈現方式的選擇如何界定?不同題材所謂的不同創作方式是指?相互

   的侷限性是怎麼共存與互補。

 

▲ 曾對「當下」有所論述;劇情片與紀錄片的當下其拿捏的差異在哪?

 

▲ 美學如何在不同的創作方式中實踐?作者論下觀眾該如何解碼?又該如何自

   處於後現代的影像語法之中?影像或聲音的呈現完整度是否無法跟上思考而

   略顯粗糙?

作品探討與舉例→

● 喜歡或受什麼導演或作品影響?對於情感或感動,在作品中是如何累積?

 

The Body Shop:第一部紀錄片的發軔是在什麼情境之下產生的?

 

● 台灣製造:關於偽紀錄片也只是一種創作的方式嗎?或有更深的思考脈絡?

   有無在試探劇情片與紀錄片的界線?

 

ET月球學園:ET所代表的「實驗台灣」是什麼?所謂眷村的肅殺氣氛是?

   從興趣出發的創作是否還可以有更深的追蹤?

 

● 九命人與提著腦袋上學去:探討教改題材的原因是什麼?對於因不想血淋淋

   指控教育失敗而引起的主客觀爭議,又是怎麼去詮釋的?

 

● 戰爭終了的後續發展是?從起毛球了、給我一支貓、到松鼠自殺事件,對於

   行定勳、聞天祥所謂的結構問題以及一直不順遂的編劇經歷有什麼體驗?

創作環境、紀錄片與生態→

    從「梵」一片得到金穗獎的有趣經驗到舉辦純十六影展,對於國內大大小小

   的影展與競賽有什麼特別的看法?跟自我創作的進步有什麼關係?

 

    您並不支持「以另一個事業來支持電影的創作」,那廣告、甚至是公視等等的收入,對於您創作的限制與開拓又是什麼呢?可否跟我們談談目前的工作型態是?獨立製片又與麥田電影有限公司的合作關係是什麼?未來有什麼計畫?

 

★ 商業映演下的機制會不會對您「創意實驗」為主的創作理念相衝突或拉扯?

 

★ 「起」片也是因為獲新聞局百萬輔導金而讓您正式進入電影事業,對於電影

   文化產業化與輔導金的看法。(曾經參與林佳龍國片娜娜計畫。)

 

    曾提到:「不管是觀眾、拍片的人、發行商,都應該多動腦筋去突破目前國片

   的困境,去開拓一個新局面,假如拍片只是為了解決問題的話,那其實很受

   ……我覺得應該先開創一個空間出來,我還一直在想接下來怎麼……

   在今年初參加的「台片發春」系列活動後有無新的想法呢?目前國內影像創

   作環境真如外界感受到的,新生代電影創作者已悄然出現嗎?

★ 台灣缺乏願意投資拍攝電影的資金已為常態,在市場、技術兩方面發展萎靡

   的 情況下,您定義為這次計畫的中生代導演,對於未來從事紀錄片(或影像)

   的年輕工作者,除了繼續埋頭拍片外,有什麼實際的建議與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