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迎瑞 教授 電影資料館學 文件 讓想像力掌權
作者: 陳瑩潔 (05-27 06:47, 20060410讓想像力掌權_.doc ,26 KB) 閱讀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註解:
出處: 李明璁/ 2006.04.10 / 中國時報

                                                                                讓想像力掌權

    「讓想像力掌權!」這個被廣為引用到有點氾濫、源於1968年巴黎學潮的革命標語,在今日社會看來似乎過於不切實際。即便如此,當我的學生們看見這句話,在電影《69》(改編自同名日本小說)中,被一群高校男生以油漆書寫在布條上,半夜將之高高垂掛在被他們封鎖佔領的教學大樓時,大家還是激動又興奮,很多人後來甚至就把這口號當成自己的MSN暱稱。

    「我們竟然能靠自己的力量,改變了平常見慣了的風景」,故事裡的少年看著被自己用鐵絲封鎖、以塗鴉佔領的校園時,「感動」地這麼說-這是作家村上龍為緬懷「一切都有可能」的1960年代而寫。巧合而有趣的是,上個月我在台大對面小巷停車場的水泥牆上,發現了一個先前未見的塗鴉:兩名捧著衝鋒槍的少年,頭上寫著一行字,就是這句「讓想像力掌權」。

    這個塗鴉是以模板(stencil)噴漆完成的,此技巧之特點是它能在不同地點多次複製圖像。也就是說,或許在他地某片牆上,還有這兩個持槍男孩以想像力奪取權力中。一般而言,模板塗鴉和嘻哈MV中經常出現的美式「泡泡字」、被泛稱為標籤(tag)塗鴨不太相同。後者源自美國街頭青少年幫派劃分地盤的一種標示:透過不同字體或圖案的區辨,位居社會邊緣的標籤塗鴉者展現也尋求了特定團體的認同,他們不太在意大眾是否能看懂,甚至本質上就是要挑釁、搞「黑話」。相對的,從倫敦與巴黎向外擴張的模板塗鴉,則經常突顯公共溝通的意涵。其承載較清晰的政治與社會性訊息,彷彿進行一次又一次快閃式的街頭議論。

    很多人在歐洲旅行時,都會注意到設計巧妙的商店招牌和海報,並認為那正是精緻文化的表現。我卻覺得,這僅只看到了所謂「文化」的狹義面向,也就是那些為政府所允許、市場所規制的文化展示,以及被馴化得過於乖順的主流品味;而忽略了,可能就在這些精美影像一旁的殘破街角,有著同樣具有創意和溝通意義的生猛次/刺文化。比如說,在巴塞隆納,我看到了在跨國名牌服飾店旁巷內,有個模板塗鴉諧仿NIKE的廣告畫著:「Just Undo It」,一旁則有人用麥克筆附和寫道「停止剝削第三世界血汗工廠」。又如這幾年在倫敦,隨處可見反戰塗鴉;布希和布萊爾的頭像在街頭被大量複製,並寫著:「小心頭號恐怖份子」。

    上週吃飯時我再次經過,那個「想像力掌權」已不復存在,只剩下一大塊用白漆抹除的印記和一旁的「新生南路三段98巷」。儘管歷史已殘酷地告訴我們,「讓想像力掌權」一點也不容易,但日常生活裡這些微不足道但卻強烈表達著自由意念的文化訊息,卻只會越來越多。就一個文明城市該有的多元包容而言,急欲否定抹除一切的心態,比起那些看似放縱的塗鴉行為,或許隱含了更為粗魯的治理暴力。

    有人說街頭塗鴉注定是種「消逝性藝術」,它的有效期限短到你都還不及發現就已消失。於是相遇就是緣分,下次請不吝於給予這些塗鴉片刻的凝視,試著解讀其中傳達的訊息。即便持有負面評價(「覺得不太好看?!」),駐足幾秒就是對此異類文化展示的尊重,與人討論幾句則不失為一次有趣的心智活動。而這一切,都足以讓想像力如一陣微風,驚喜著吹過沉悶的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