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龍九 藝術哲學文本選讀 文件 期末報告說明
作者: 蔡龍九 (06-03 23:40) 我要報名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5/26之前確定是否口頭報告
可上網登記
並登記提問的兩位同學

或是課堂上找老師登記



期末報告說明

 

影片欣賞時間:十二週5/19

確定是否為口頭報告截止時間:第十三週5/26

期末口頭報告與書面報告繳交時間:第十六週6/16

期末書面報告討論時間:第十七週6/23

 

一、口頭報告

 

(一)題目

 

    自訂題目,可直接以影片欣賞為主題,亦可自行挑選任何藝術作品。唯報告內容需與課程內容相關,不能「只有」藝術理論或個人感受。

 

(二)進行方式

 

1、口頭報告以10分鐘為原則,包括個人報告約7分鐘,台下提問3分鐘。

 

2、口頭報告前,報告人至少找尋兩位同學於報告中提問。找尋同學確定後,一併於登記確定口頭報告時提出。

 

3、口頭報告的提問,一開始以非指定的同學為優先。

 

4、報告人選擇兩位同學之提問,應避免套招的方式,以訓練同學隨機反應與思考能力。

 

5、口頭報告需附上紙本,字數不拘,唯至少應有題目、主題架構;或以大綱的方式呈現。

 

6、紙本之外,可自行製作powerpointword等相關文件檔,於多媒體講台上解說。

 

(三)注意事項

 

1、報告時,對於作品的詮釋、解讀、感想,除表達之外,應清楚說明緣由。

 

2、所謂「與課堂相關」,則報告時,至少需提及該作品與課程曾談論之「藝術精神」、「終極關懷」、「感動作用」、「美感感受」、「美學理論」、「藝術定義」、「藝術本質」、「境界」……等議題中,至少一項。

 

二、書面報告

 

(一)直接以影片欣賞為主題,自訂題目;其餘規定與期中報告同。唯字數,以3000~5000為原則,且不得少於2000字。

 

(二)對於參考資料的引用與註解,必須附上。

 

(三)參考資料與註解範例

 

1、註解範例

 

陽明《朱子晚年定論》(以下簡稱《定論》)將朱子之「晚年」之說同於己,引述朱子書信三十餘封,說明朱子晚年之「悔悟」,認為朱子之部分學說與自身「同」,且以「定論」歸結之。[1]然而,《定論》所造成的反動與學派爭論,自東莞陳建開始,至清代仍未止息。陳建之《學蔀通辨》,乃最早針對《定論》所作之反對性專著。筆者探究之,發現其中內容反應許多值得討論之現象。

    第一,反對「朱陸同」的談論;於陳建同時或較早之朱陸調和者,趙汸〈對江問右六君子策〉[2]、陽明《定論》與程敏政之《道一編》[3]等等,皆為《學蔀通辨》攻擊。第二,陳建將陸子之學視為「禪學」,大肆攻擊,以崇尚「正統之朱子學」。第三,反映《定論》與《道一編》當中考據之失誤問題,並提出證據與批評。第四,陳建「為反對而反對」所造成的失誤與濃厚的門戶之見。第五,陳建對朱子與陸子、陽明二方面學說的掌握度並不清晰。

 

2、參考資料範例

 

一、原典

 

《二程全書》,臺北:臺灣中華書局,民國七十五年八月臺四版。

《張載集》,臺北:頂淵文化,20043月初版一刷。

《陸象山全集》,臺北:世界書局,民國六十三年五月三版。

《朱子文集》,臺北:德富文教基金會,民國八十九年二月。

《朱子語類》,臺北:文津出版社,民國七十五年二月。

《朱子遺書》,臺北:藝文印書館,民國五十八年五月初版。

《四書集註》,臺北:頂淵文化,民國九十四年三月初版一刷。

《張栻全集》,長春市:長春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

《王陽明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4月第一版五刷。

羅欽順:《困知記》《文淵閣四庫全書》,子部,儒家類。

黃宗羲:《宋元學案》,臺北:河洛出版社,國民六十五年三月初版。

黃宗羲:《明儒學案》,臺北:里仁書局,民國七十六年四月。

真德秀:《西山文集》《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第二零二~二零三冊,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民國七十五年七月初版。

許衡:《魯齋遺書》《文淵閣四庫全書》,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民國七十二年。

虞集:《虞集全集》,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74月第一版。

吳澄:《吳文正集》《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第二四六~二四七冊,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民國七十五年七月初版。

鄭玉:《師山集》《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別集類,第一五六冊,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民國七十二年。

趙汸:《東山存稿》《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別集類,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七十二年。

高攀龍:《高子遺書》《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別集類,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民國七十二年。。

程瞳:《閑辟錄》《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子部,儒家類,第七冊,臺南:莊嚴文化事業,1995年九月初版一刷。

馮柯:《貞白五書》《叢書集成續編》,集部,第一百七十冊,上海:上海書店,1994年版。

陸隴其:《陸稼書先生文集》,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北京新一版。

陸隴其:《陸家書先生問學錄》《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子部,儒家類,第二十二冊,臺南:莊嚴文化事業,1995年九月初版一刷。

熊賜履:《閑道錄》《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子部,儒家類,第二十二冊,臺南:莊嚴文化事業,1995年初版一刷。

金賁亨:《台學源流》《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九十冊,臺南:莊嚴文化事業,1996年八月初版一刷。

季本:《說理會編》《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子部,儒家類,第九冊,臺南:莊嚴文化事業,1995年九月初版一刷。

孫承澤:《考正晚年定論》《四庫全書存目叢書補編》,第九十五冊,濟南市:齊魯書社,2001年版。

顧炎武著,黃汝成集釋:《日知錄集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12月第一版一刷。

張烈:《王學質疑》,臺北:廣文書局,民國七十一年八月初版。

章學誠著,仓修良編:《文史通義新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7月第一版一刷。

吳長庚:《朱陸學術考辨五種》,江西:江西高校出版社,200010月初版。

《國朝學案小識》,臺北:臺灣中華書局,民國六十年二月臺二版。

 

二、專書

 

束景南:《朱熹年譜長編》,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01911刷。

束景南:《朱子大傳》,北京:商務印書館,200341版。

陳來:《朱子書信編年考証》,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41版。

陳來:《朱熹哲學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民國七十九年十二月初版。

梁啟超、王恩洋:《歷朝學案拾遺》,北京:北京圖書館,2004年。

閻韜:《困知記全譯》,成都:巴蜀書社出版,200031版。

袁冀:《元吳草蘆評述》,臺北:文史哲出版社,民國六十七年一月初版。

陳榮捷:《朱學論集》,臺北:臺灣學生書局,民國七十七年四月再版。

陳榮捷:《朱子新探索》,臺北:臺灣學生書局,民國七十七年四月初版。

牟宗三:《從陸象山到劉蕺山》,臺北:臺灣學生書局,民國八十二年三月再版三刷。

劉述先:《朱子哲學思想的發展與完成》,台北:台灣學生書局,民國七十三年八月增訂再版。

唐君毅:《中國哲學原論原教篇》,香港:新亞研究所,民國六十四年一月出版。

徐復觀:《中國思想史論集》,台北:台灣學生書局,民國六十四年五月四版。

勞思光:《新編中國哲學史(三上)》,台北:三民書局,民國八十六年六月八版。

余英時:《朱熹的歷史世界》,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411月重印版。

高令:《朱熹事迹考》,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10月出版。

王素美:《許衡的理學思想與文學》,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1月一版。

岡田武彥著,吳光等譯:《王陽明與明末儒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5月第一版一刷。

 

三、學位論文

 

四、期刊

 

張永儁:〈清代朱子學的歷史處境及其發展〉《哲學與文化》,第二十八卷第七期,20017月,頁606~628

曾春海:〈評束景南著《朱熹年譜長編》〉《哲學與文化》,第二十九卷第七期,20027月,頁667~671

杜保瑞:〈朱熹哲學研究進路〉《哲學與文化》,第三十二卷第七期,20057月,頁92~109

林月惠:〈非《傳習錄》:馮柯《求是編》析評〉《中國文哲研究所集刊》,第十六期,20003月,頁375~450

李紀祥:〈理學世界中的「歷史」與「存在」:「朱子晚年」與《朱子晚年定論》〉《佛光人文社會學刊》,第四期,20036月,頁32~72

蔣義斌:〈朱熹排佛與參究中和的經過〉《東方宗教研究》,第一期,19879月,頁145~167

 



[1] 王陽明:《王陽明全集》《朱子晚年定論》卷三,(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4月第一版五刷),頁127-128:「謫官龍場,居夷處困,動心忍性之餘,恍若有悟,體驗探求,再更寒暑,證諸《五經》、《四子》……獨於朱子之說有相牴牾,恆疚於心,切疑朱子之賢,而豈其於此尚有未察?及官留都,復取朱子之書而檢求之,然後知其晚歲固已大悟舊說之非,痛悔極艾……。世之所傳《集註》、《或問》之類,乃其中年未定之說,自咎以為舊本之誤,思改正而未及。而其諸《語類》之屬,又其門人挾勝心以附己見,固於朱子平日之說猶有大相謬戾者……于既自幸其說之不謬於朱子,又喜朱子之先得我心之同,然且慨夫世之學者徒守朱子中年未定之說,而不復知求其晚歲既悟之論,競相呶呶,以亂正學……。」以下《王陽明全集》及其《定論》皆引此書。

[2] 趙汸:《東山存稿》〈對問江右六君子策〉,卷二,《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別集類,頁18:「子朱子之答項平甫也,其言曰:『自子思以來,教人之法,惟以尊德行、道問學為用力之要。陸子靜所說,專是尊德行事,而熹平日所論,卻是道問學上多了。今當反身用力,去短集長,庶不墮一偏也。』觀乎此言,朱子進德之序可見矣。陸先生之寄呂伯恭也,其言曰:『追惟曩昔,粗心浮氣,徒致參辰,豈足酬義?』觀乎斯言,則先生克己之勇可知矣……。」趙汸對朱陸之調和說法均得陽明《朱子晚年定論》與程敏政《道一編》之推崇;趙氏強調朱陸對己之學均有所新悟,進而論述二人之「同」。然而趙氏之說法尚未強調「早晚年」之「同異」,乃純粹以二人較晚年之說法來表明有其「同」的內涵。陳建所引之〈對江右六君子策〉即趙汸之〈對問江右六君子策〉;短少一「問」字。

[3] 程敏政之《道一編》乃首部專著以朱子大量書信內容為引據,調和朱陸二人之思想,總結出「始異終同」。《道一編後序》《朱陸學術考辨五種》(江西:江西高校出版社,200010月初版),頁80云:「象山之書未嘗不教其徒以讀書窮理……。晦庵之學,則主『敬』以立其本,而晚年惓惓於涵養本原……。是故同宗孔孟,同繼周程,其道一也,其心一也,歧而二之,可乎?」篁墩之說,乃首先定位朱陸「早異晚同」,亦首位將朱陸二人之同異判斷加上年代的調和者。以下凡《道一編》、《學蔀通辨》、《朱子晚年全論》均引自《朱陸學術考辨五種》此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