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建宏老師 電影與藝術(96-1) 文件 電影與影像的媒體性思考
作者: 紀玲玉 (12-07 23:02)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因為今天上課忘了錄音 所以只好稍微記下今天上課主要討論的主題

上一次上課分別看了各國在電影發展之初所嘗試的方向

最後看了一部分的瑞芬斯坦的意志的勝利

藉此談到一直到三零年代 電影的媒體性除了二零年代所期待的作為大眾藝術的媒體性之外

其媒體性主要還是表現在政治面向的操作上

意味著這時候電影的媒體性主要還是來自政治力量的指定

影像也就停留在單一意義的呈現

(這裡有稍微解釋了維托夫與艾森斯坦不同的蒙太奇觀念)

但今天一開始看的米喀.隆的日常法西斯

雖說仍然服膺於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底下

可是 在他大量直接運用德國拍的紀錄片片段 進行一種惡性的揭露

這樣的操作使得影像原本被指定的單一性不見了

它可以在兩種不同甚至對立的意識形態間被運用

於是影像的多義性就這樣得到暗示

接著 我們看了大國民一開場的報導式敘事 便可以窺見甚至更早

威爾斯已經可以將廣播 報紙的媒體經驗運用到敘事上

而在泰國片大狗民中 我們看到的則是一種不同的媒體速度與色調

也就是數位與網路的速度

另外就是 "大堆物件堆積"的景象 我們則可以同時在集中營和環保的主題上看見

一個來自於法西斯的理性暴力 另一則來自於消費市場的無理性膨脹

在四零年代這樣的開端後 也就是戰後

我們則看到了義大利新寫實 我在這裡這樣地進行詮釋

當我們在四零年代漸漸地感覺到影像的多義可能

帶著這樣的認知與感受重新面對現實 並以一種獨特性觀點介入後讓影像朝向一種開放性

這便是新寫實可以創生新的寫實影像的重要原因

視覺與影像開始有著密切的經驗往返交換

最後分析了不舍防城市中Pina被射殺的一段

以及分享了威斯康提的大地震動 羅塞里尼的義大利之旅 和帕索里尼的依底帕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