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建宏老師 電影與藝術(96-1) 文件 昨天電影與藝術的概要整理
作者: 紀玲玉 (12-07 23:00)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昨天第一次上電影與藝術的課 不過果然很多人沒到

還在慶祝國慶吧

但昨天同學的發言 還蠻不錯的 有一種獎自己話的自信

不會太依賴在理論語言的想像裡

我還是先將上課談的幾個重要概念稍微記下 免得自己忘了

問題意識:主要從電影的媒體性為何開始思考討論

電影作為一種媒體究竟有何特殊性?

首先從媒材開始著手思考 就可以知道 電影繼攝影之後開啟了一個影像時代的開端

而電影的媒體性跟攝影之間的最大差異 可能就在於活動的戲劇性

如此 我們可以先從兩個面向趨近電影的媒體性

一為班雅明所說的機械複製時代 這是電影與攝影所共享的特點

另一則為戲劇性 這是電影同攝影的區分所在

事實上 前者與後者息息相關 因為前者所發展的經濟差異造成了文化上的巨大變革

換句話說 此時此地的靈光被大量拷貝與放映所取代

這部分要再重新閱讀班雅明來深入關於機械複製的認知

可是 它對與後者造成的影響又是什麼

首先就涉及到劇場元出的媒體性為何 事實上 電影相當程度接續了劇場的媒體性

所以 這對於釐清電影的媒體性來說非常重要

希臘時期從儀式來建立戲劇的媒體性

(補充:希臘時期的悲劇與諷刺喜劇又分別給出了不同的形式

前者在一種將所有痛苦提升至宿命層次 挑起一種英雄式的犧牲情懷 藉此洗滌自身

後者則在一種對現實形式的浮誇模仿中 滿足民眾對於世俗的宣洩)

之後 因為透視的出現 開始從平面正向的扁平空間 逐漸發展出複雜的景深空間

爾後封閉性的空間逐漸成為劇場的空間形式 而電影院相當程度還是接續著這樣的形式

並因為成本以及階級品味的差異 而使得這社交場所成為一種民主化的空間

也使得二十世紀一二零年代最早的電影理論家認為電影作為一門藝術的根本理由

應該是它可以成為大眾藝術 意即再現大眾生活的機器以及供大眾消費的文化項目

發展1:如此 我們逐漸地可以將材料的改變與成本的降低 現實空間的平面化與虛擬空間的放大

一直到其社會再現的意義和商品性格 連繫上電影的媒材

但隨後在電影的第一個黃金年代末開始 然後進入大戰

我們知道這大眾藝術的成功與發展並未如當時前衛與左派的理論家所想

它成了國族主義與壟斷企業的工具 一是為了政治權力 另一是為了市場利益

就像班雅明專注的一個描繪:辯證性影像

左派或烏托邦的理想是在資本主義與集權政治下完成的

也就遠遠地偏離了原先投射的目的 這是一個二十世紀的鬼魂

理想主義的鬼魂成了資本主義與集權專政的現實

發展2:回到台灣新電影來看 歐洲上個世紀初的經驗是從大眾藝術發展成政宣片和商業片

而台灣八零年代的經驗隨著六零年代歐洲的反思 提出一種逆反的發展

我們用大眾影像對抗政治與商業

台灣新電影第一次專注在庶民生活及其情感

也是台灣電影建立起新的媒體性的時刻

而剛離開我們的台灣導演楊德昌

則是其中一直關切台灣現況的導演 今天我們就暫時以他作為主題來討論

(影片分析:光陰的故事,恐怖分子,轱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獨立時代與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