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隆老師 紀錄片製作 文件 蔡崇隆訪談大綱-決定版
作者: 傅榆 (08-03 14:42)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烏山頭不大導演訪談計畫-蔡崇隆

 

生命歷程

1.請導演簡單作一下自我介紹(家庭、學歷及工作背景)

2.導演本來是就讀法律系,但選擇從事與法律不是直接相關的新聞工作,到超視調查報告擔任記者,從你接受過的訪問來看,是對台灣司法界的印象不好,而對弱勢族群人權方面的問題比較有興趣,但為何是選擇從加入媒體工作下手呢(因為媒體現在給人的印象也不太好)?是否有直接的經歷影響這樣的決定?跨界是否有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如何克服?

3. 曾說過只是討厭雙重標準,討厭不公平罷了。請問在導演的生命歷程中,有沒有直接影響這樣價值觀的經歷呢?覺得自己為什麼會對這樣不公平的事情有特別的使命感?

4.現在已經不是直接隸屬於公視,而是兼具獨立紀錄片導演及教師身分,為何會想要作這樣的轉換?

 

關於片子

5.從島國到移民新娘三部曲,可以看的出導演對不公平的社會事件有著正義感,

而從每部片子中又可發現一個共同點,就是導演皆不輕易偏袒任何一方,從島國二部曲,不論主角到底有沒有犯罪,只論他們有沒有受到公平的待遇;而鯨人對話錄和奇蹟背後,更是對整個事件沒有下一個定論,前者討論鯨類和人類如何共存,到底保育鯨類還是漁民生計重要,沒有一個標準,但重要的是拉到更高一層來看,政府才是應該積極解決整件事情的一方;而後者討論工業發展與公害的兩難,雖然在工業快速發展下的受害者是最無辜的,但是也有人會認為工業發展之下必有犧牲,從這一點看來,導演不是一面倒的站在受害者方,而是突顯出兩難的局面讓人們看到事情的全觀。相較於許多紀錄片是單獨紀錄一方說法與生活型態,缺乏社會全觀,容易流於單純的同情或情感抒發,導演這樣冷靜的看事情態度是我個人十分敬佩的,請問您如何看待自己處理片子的方式?這樣的態度是否和從事新聞工作出身有關聯呢?又最近的水蜜桃阿嬤事件,潘朝成老師提出紀錄片不應該沒有顧及到社會全觀,似乎又和這個問題有一些關聯,對這個說法你有何看法呢?

6.想請問一下開始拍攝移民新娘為主題的最初出發點為何呢?如何接觸到這樣的題材?

7.在鯨人對話錄一片中,全片的走向相較於其他片子屬於較為“詩意”的呈現方式,老師自己也說這一部比較不像自己的作品,請問這部片子的製作背景和其他片子有何不同嗎?

 

對紀錄片的看法

7.對導演來說如何才算紀錄片?有什麼一定的標準嗎?又把紀錄片視為什麼?

8.曾看過一篇公視記者郭志榮對奇蹟背後的評論,內容有一句:個人欣賞蔡崇隆的一貫風格---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你會否覺得這是製作紀錄片基本的守則?但這卻被認為是一種“風格”,對於這點你有什麼看法?

 

製作紀錄片

9.你的拍攝對象範圍很廣,但多為社會中的弱勢者,請問在拍攝時如何拿捏與被攝者的距離,又如何對待被攝者,心中有無一個準則?拍攝弱勢者時導演在內心是否有自己何德何能為他們發聲”(為弱勢發聲抑或剝削弱勢隱私)的掙扎?

10. 導演本身製作的紀錄片大多有導演攝影分工,對於紀錄片工作者單打獨鬥或者有確實分工分別有何看法?

11.聽說導演在島國二開場的俯瞰畫面是租用大型遙控飛機拍攝而成,是否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經驗?又是否有其他為拍攝特別鏡頭或取得重要畫面而大費周章的經歷?導演似乎對以最有限的資源做最有效的利用有很多經驗,是否可以傳授給年輕工作者們?

 

紀錄片環境

12.曾經得過多項新聞及紀錄影帶獎項,依導演的經歷來看,比較偏向新聞製作走向。會否覺得現在的紀錄片環境越來越偏向藝術化,新聞性質的紀錄片比較不容易受到青睞?又,對紀錄片近年走向商業大眾化的趨勢有何看法?對自己的創作方式是否會造成任何影響?

13.導演從新聞節目製作到成為紀錄片導演,相較於其他獨立製片者(紀錄片)和年輕一代缺乏從媒體發聲的管道,而是有系統的從內而外掌握發聲機會,想要藉此有別於其他主流媒體所釋放的各種刻板印象,對於可以在早期掌握這樣的優勢(相較於其他紀錄片工作者),是否有可以給其他只能單打獨鬥亂槍打鳥的年輕工作者一些建議,或者覺得這樣的創作方式(以前附屬於電視台)有何優缺點?(簡單來說就是談談體制內與體制外的不同)

14.導演目前正在製作的案子有申請到政府補助,對於紀錄片申請政府補助有何看法?

15.現在因為水蜜桃阿嬤事件,紀錄片與商業合作的可能性開始被廣泛討論,請問對這點你有何看法?

16.導演現在為紀錄片職業工會的常務理事之一,請問你對於工會未來走向有何期許?你對現在紀錄片工作者的生態及勞動條件有何看法,而工會的成立是否對這方面有何優缺點?

17.對年輕一帶的紀錄片工作者或學生還有什麼建議嗎?如何看待我們這一代的學生們?